孝义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草根20的財富膨脹

发布时间:2019-11-08 23:51:45 编辑:笔名

草根2.0的财富膨胀

A5任务 SEO诊断选学淘宝客 站长团购 云主机

低成本、小受众、渠道扁平、贴近资金链和消费者从新一代的草根身上我们已经可以看到一些新经济所独有的特性,他们已经完成了一次营销的革命

在一个域名是的论坛里,有一个名为“德云班主”的ID,到过论坛的人都知道,它的主人就是郭德纲,现在火得不行的非着名相声演员,一个数字经济时代的“胜出者”

郭德纲喜欢上,多少有些出人意料,这也和他一贯坚守的传统形象似乎有些不匹配然而正是这个喜欢上并有意无意借用了络力量的郭德纲,与2006年初迅速崛起的另一大络草莽英雄胡戈遥相呼应,构成了当下文化界草根雄起的一大奇观

互联造就的相声“钢丝”

郭德纲没有为自己的相声表演做过大规模的公关宣传,也没有开发以相声或笑声为卖点的相关产品,是什么力量,让郭氏的民间草根相声如此火红呢

出乎很多人的预料,不少“钢丝”(郭德纲的相声迷)都是通过互联了解并熟知郭德纲的,而郭德纲本人在自己的成名过程中,也有意无意地借用了络的力量

郭德纲的多年搭档于谦说:“他就相声这么一个纯爱好,演出完了就回家,那都不去,对电视也不是很感兴趣,就是上听录音看光盘,然后琢磨自己的段子”可见郭德纲从上学到不少东西

2005年三四月间,大伙提议建立一个宣传平台,采集听众的反馈意见,有则改之,无则加冕,很喜欢上的郭德纲自然想到了互联

出主意的都是电脑的外行人,郭德纲的相声迷中,有些懂技术的fans义务承担了此项重任,帮忙筹建站众人拾柴火焰高,5月站的雏形就出来了,在这个“笑友论坛”里,有什么对相声、对曲艺不明白的地方,都可以自由发问只要没事,郭德纲就会在论坛里呆着,看看大家对剧场表演的意见,聊聊大家共同的爱好——相声

刚开始时,大家通过园子推广站,每来一批朋友临走都会被告之论坛成立的消息,票根上也专门印上了论坛的址观众非常热爱自己的集体,一传十,十传百,渐渐地相声迷们都知道了这个坛子

2005年11月,站的版面重新整理改善;12月,论坛正式升级,那时注册会员只有1千多人,至春节期间,会员人数已达8000之多2006年1月25日23:20,有989人同时在线,这对一个小论坛而言,是相当不容易的事

随后,新浪在一次20万人在线视频直播中,将郭德纲和他的德云社彻底推到了公众面前,成为超女之后又一草根英雄的代言人,民意的选择借助现代技术得到了一个很好的注脚

络文化升级草根英雄

郭德纲和胡戈的一个共同点在于两人对络的感觉都非常亲切,而且把络视为自己的表达渠道,并非一般的传统媒体郭德纲拥有自己的博客,而胡戈干脆就是络文化的推动者这让他们在寻找受众时的成本变得很低,很恰当地运用了络作为自己的营销渠道

事实上,草根英雄的崛起并不是最近的事从雪村开始,传统的精英成功模式已经出现了松动的迹象在文化领域,“刀郎”无疑是一个节点,粗糙的制作和老歌翻唱的做法被许多知名唱片公司评价为“粗制滥造”但就是这样一个刀郎,却依赖着自己沙哑的嗓音红遍了大江南北,一度成为出场费最高的歌手

但刀郎的销声匿迹也让人们对这样一轮草根的崛起有了一定的反思,针对大众的草根表达太容易被精英所模仿,而精英所掌握的资源要远远超过草根于是崛起的草根如络歌手一样最终还是被纳入到了精英的文化产品制造体系

但在以博客、社区为代表的第二代互联开始红火以后,小众化的需求开始成为社会发展的一部分,而郭德纲和胡戈无疑是应时而生

郭德纲和胡戈所处的北京和上海,无疑为草根蹿红提供了足够的空间这样的空间不但包括足够的受众、扎堆的媒体,也包括可以交流思想的人群同理,位于成都的李伯清虽然已经成长为“四川文化”的代表性符号,却因为处于方言区,关注就要小得多,而李伯清也没有通过络来进行草根的表达

低成本、小受众、渠道扁平、贴近资金链和消费者从新一代的草根上我们已经可以看到一些新经济所独有的特性,他们已经完成了一次营销的革命,于是他们成为了2.0版(或者说升级版)草根英雄

精英强势还是草根凶猛

“我不欺负人,但别人欺负我不行”这是郭德纲在德云社新年相声大会上对观众的表白,而台下掌声雷动也正是在这次相声大会上,郭德纲的一个小段惹恼了汪洋,同样这个段子也是引发台下笑声不断

相较郭德纲,胡戈的受众全体几乎全都集中在上,而在陈凯歌起诉胡戈后,友们以惊人一致的态度支持这位馒头之父,并宣称,如果对胡戈罚款,友将捐款支持胡戈而胡戈本人态度已经从略有惊慌趋于平静,从“我做这个目的很单纯,压根没有恶意,他们真的误会我了”到最近表态,“我们没有和解,但我觉得这件事情不会有下文了”

在粉丝的支持下,崛起的草根显然已经找到了和精英对抗的本钱,他们已经拥有了支持力度非常高的受众同为草根,这些粉丝显然支持胡戈和郭德纲们挑战甚至挑逗任何精英

在社会学家看来,这在一定程度上源于社会层面上的重新界定和分化别墅和经济适用房,写字楼和郊区工厂,星级饭店和路边串烧,越来越多的消费品带有了明显区分精英和草根的色彩而在推崇精英文化的“小资热”以后,源于草根的叛逆精神开始被新一代年轻人和社会潜在主流阶层所接受正如美国的说唱文化博兴一样,中国也开始从草根中寻觅自己的英雄,而郭德纲和胡戈无疑成为了代表

其实无论是郭德纲还是胡戈,都曾对成为精英阶层有着非常的向往郭德纲就表示“我也想发财,当大腕,一场赚不少钱”但后来的生存现实让他得到感悟,从草根到精英的路程比想象的要遥远许多,这也让他对圈子里的部分精英有了很强的厌恶:“这本身就是一个名利场是非地,谁也不会无缘无故地接纳你很多人混在这个行业,这让我想骂人”

清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孙立平曾经这样评价现在草根与精英的关系:“现在只要精英一出事,上就会欢呼一片,这很不正常”但现在的问题是,草根刚刚崛起,精英就受不了了

人们更大的担心在于,草根英雄在挑战精英的既得利益后,会不会也丢失叛逆的草根气质而对于红了以后的种种质疑,郭德纲坦言,我没有变,是别人看我的眼光变了我之所以和媒体配合,是想让更多的人知道什么是相声而胡戈,显然也做好了准备,他已经用“1mantou”注册了域名,准备发起一个视频应用的论坛

草根崛起已然露出产业化的微笑

儿童感冒咳嗽吃什么专用药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