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义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血极八荒 第一百四十一章 好心有好报

发布时间:2019-10-12 21:47:43 编辑:笔名

血极八荒 第一百四十一章 好心有好报

华山论剑持续一个多时辰方才结束,包括孙宣武、孙青衣在内,一共有七位长老发表了自己对修炼,对剑道的理解,

江绝虽然不修炼剑道,但是万法相同,可以相互借鉴,七位长老对修炼的理解,让江绝耳目一新,茅塞顿开,

七种不同的思想在他的脑海中相互碰撞,与其自己的思想相互融合,华山论剑一结束,江绝就飞奔回自己的住处,开始入定修炼,

翌日凌晨,天蒙蒙亮,远处天际刚刚泛出一抹鱼肚白,突然,一声刺耳的厉啸划破长空,响彻华山,吵醒了正在熟睡的长老及弟子,

所有人涌出房门,就看到一抹黑影在广场上來回乱窜,好似在演练着什么,仔细望去,那人正是江绝,

此时的江绝陷入了一种奇异的状态中,身体自主变身成为血族,双手萦绕着蓝zǐ之光,不自觉的施展着《九血风爪》,一遍又一遍,

随着时间的推移,九血风爪的施展速度非但沒有减缓

,反而在不断的加快,江绝的气势一升再升,

此刻的江绝宛如一柄出鞘的利剑,锋芒毕露,他的双手就像是两把蓝zǐ色的剑刃,锐不可挡,

华山之巅的一座楼中,孙向天锐利的双眸宛若鹰眼一般,穿透数百米的距离,目不转睛的盯着江绝,突然他的嘴角擒上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不错,不错,竟然可以把华山凌厉的剑意融入到自己的秘法中,此子的未來不可限量啊,”

位于华山半腰的一处庭院中,孙宣文三兄弟站于屋顶上,眺望着江绝,孙宣权有些不平衡地说道:“大哥,不如你让江绝也拜我为义父吧,和他一比,我觉得我儿子就是个废物,”

孙宣文笑了笑,望着江绝的目光充满欣慰,

因为江绝制造的动静太大,致使所有华山长老、弟子都涌出房门一探究竟,在众人的注视下,正在挥舞双爪的江绝突然发出一声嘶吼,

伴随着动天的吼叫声,江绝的气势达到了顶峰,就像是一个装满水的水缸,想要破缸而出,

“他想要突破,”突然有人大喊道,

围观的众人都惊骇地望着江绝,妖孽已经不足以形容他了,十九岁的上位血侯,已经站在了年轻一代的巅峰,如果他成功突破,那么说他是年轻一代的第一人也好不过分,

孙剑锋站在阴暗的角落里,紧捏着拳头,两眼冒着红光,满脸狰狞地说道:“不可能,他绝对不可能突破,我才是华山第一人,”

似乎是孙剑锋的祷告被上天感应到了,正在突破的江绝突然仰天喷出一口鲜血,浑身气势一散,瘫倒在了地上,

“突破失败了,”华山长老皆是一脸惋惜,而所有的华山弟子则是暗松了一口气,

倒在地上的江绝,缓缓睁开了眼睛,一脸不甘地说道:“差一点,就差一点我就可以突破了,”

“别不甘心了,修炼途中哪能一帆风顺,你已经非常优秀了,”孙宣文突然出现在了江绝身旁,揉了揉他的脑袋说道,

“突破失败对身体的负荷非常大,这两天你要好好休息,”孙宣文将江绝抱起,朝着他的住处飞去,

围观的众人见正主已走,便各自回了各自的住处,

……

突破失败对身体造成的伤害确实非常大,江绝整整在床上昏睡了一天,直到夕阳西下,才悠悠转醒,

揉了揉略微有些沉重的脑袋,江绝翻身坐起准备下床,突然,他看到了床头放着四菜一汤还有一碗米饭,手指贴着碗摸了摸,感觉到饭菜还有着一丝温热,一股暖流突然涌出心头,“不知道这些饭菜热了几遍了,”

正当他狼吞虎咽的填饱肚子之时,一声惊叫传來,zǐ铃急急忙忙地跑过來,一把夺下江绝手中的筷子,“少爷,饭菜都凉了就不要吃了,待zǐ铃……”

“这有什么关系,又不会吃出什么毛病,”打断zǐ铃,江绝从她的手中抢回筷子,满不在乎地说道,

当喝完最后一口汤,江绝拍了拍圆圆的肚子,心满意足的打了一个饱嗝,“zǐ铃这些饭菜都是你做的,太好吃了,”

“哪有,zǐ铃只会做一些家常便饭,少爷不嫌弃就好,”zǐ铃不好意思地回答道,

“好啦,吃饱了饭,该履行对zǐ铃的承诺了,”江绝拉着zǐ铃往门外走去,

“少爷,这是做什么,”

“指导你修炼啊,你忘记了,”江绝说道,

江绝简简单单的一句话,戳中了zǐ铃的泪点,“少爷竟然真的指导我修炼,”

在任何势力、家族,下人就是下人,zǐ铃入华山三年了,第一次感受到了温暖,她双眼噙着泪珠,有些哽咽地说道:“少爷对zǐ铃真是太好了,”望着江绝的后背,zǐ铃内心下了决定,

“有什么可哭的,你既然是我的贴身丫鬟,那就和我的妹妹一样,哥哥指导妹妹修炼,难道不对么,”江绝用手擦干zǐ铃的眼泪,说道,

“我对妹妹的要求可是很严格的,zǐ铃能不能坚持住,”

“嗯,”zǐ铃坚定地点了点头,

江绝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说道:“我观zǐ铃的修为已经到了先天一重天的境界,资质也还不错,所以今天我先传授zǐ铃一门筑基功法,名叫《zǐ霞密典》,”

“盘膝而坐,意守灵台,我将功法映入你的脑海,”江绝命令道,

“赤橙黄绿青蓝zǐ,zǐ者,奠基也,基础扎实如磐石,方可展翅九重天,”

“吸天地灵气于丹田zǐ府之中,顺经脉猝练己身,先练心,再练脾……”

一段段《zǐ霞密典》的口诀从江绝嘴中诵出,他两指并拢按着zǐ铃的眉心,一股精纯的灵力流入zǐ铃的身体,顺着经脉游走,沿着特定的轨迹,在其身体内形成一个回环之后,最终回到她的丹田,

江绝的灵力一共在zǐ铃身体内游走了三圈,为的就是要让她记住灵气运转路线,当zǐ铃陷入深度修炼之时,江绝小心翼翼地将灵力抽出,发现zǐ铃呼吸平稳,并沒有出现什么问題,江绝暗松一口气,盘腿坐在zǐ铃不远处,缓缓入定,

zǐ铃的这一次修炼共持续了一个时辰,当她收功时,洁白的明月早已挂上枝头,星空中布满了点点繁星,

“你醒了,”坐在她不远处的江绝感觉到她修炼结束,便从入定状态中醒了过來,说道,

“少爷,天气这么冷你怎么能坐在外面呢,”zǐ铃惊呼道,

“第一次修炼功法是存在一定危险的,既然zǐ铃已经掌握了修炼法门,那我就放心了,”

江绝站起身,随手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朝着房间走去,边走边说道:“zǐ铃一定要勤加修炼,如果表现的好,我在教你几种低级秘法,”

“少爷,我一定会加油的,”zǐ铃对着江绝的背影喊道,

午夜,万籁俱寂,江绝盘膝坐在床上,双手捏印,缓缓的吸收着灵气,突然,他耳朵一动,一道细微的开门声传入而中,

“听声音应该是从zǐ铃的房间传來的,这么晚了,她这是要去哪,”江绝疑惑的睁开眼,暗自嘀咕道,

门外,zǐ铃瞥了一眼江绝紧闭的房门,蹑手蹑脚地朝着华山的一处走出,

待zǐ铃走后不久,江绝走出房门,望着zǐ铃离去的方向,眼中惊疑不定,沉思几秒钟,江绝猛地一跺脚,化为一道残影追了上去,

漆黑的夜,好似将万物都吞噬了,什么也看不清,zǐ铃在华山上绕了大半圈,进入了一处装饰奢华的庭院门口,

“你來晚了,”一道冷漠的声音突兀响起,zǐ铃感觉浑身一冷,她知道里面的人已经有些生气了,

“少爷恕罪,”顺着zǐ铃的目光望去,端坐在客厅的人竟然是原华山首席弟子,旁系一脉的天才,,孙剑锋,

孙剑锋淡漠的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zǐ铃,冷冷地说道:“交给你的事情做好了么,”

“回禀少爷,沒有,”

“什么,”孙剑锋眉毛倒立,直接闪身到zǐ铃身前,一把将跪在地上的zǐ铃提了起來,“这么小的事情你都做不了,你能做些什么,还想不想当我华山的弟子,还想不想让我爹收你为徒了,”

孙剑锋的手卡着zǐ铃的脖子,她雪白的颈部出现了五道淤青,

孙剑锋冷漠的看了一眼脸色通红的zǐ铃,随手将其扔在地上,声音冰冷的说道:“说吧,还需要几天时间,”

zǐ铃颤颤巍巍的爬起身,回答道:“zǐ铃完成不了任务,”

“你说什么,”

“我完成不了任务,我宁愿在江绝少爷身边当一辈子丫鬟,也不愿意通过这种卑鄙的手成为华山弟子,”zǐ铃对着孙剑锋大喊道,

“嘭”话还沒有说完,孙剑锋一记重拳狠狠的砸在了zǐ铃的肚子上,zǐ铃的身体在天空中划出一道弧线,轰然砸在地面上,

“老子花了这么大的力气,让你去接近江绝那个砸杂碎,你现在竟然给我说你完成不了任务,你把本少爷当猴儿耍呢,”孙剑锋咆哮道,

zǐ铃挣扎着站起身,轻蔑地看着孙剑锋,带着一丝不屑说道:“少爷,我今天最后在叫你一声少爷,凭借下毒來取得胜利,只有弱者才会使用,说实话,你连江绝少爷的十分之一、百分之一都比不上,”

ps:喜欢本书,可以加群,

赣州男科医院
南通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宁夏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赣州男科医院哪家好
南通治疗白带异常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