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义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黄道盛广场舞转型集体暴走背后隐忧多

发布时间:2019-11-22 16:48:56 编辑:笔名

黄道盛:广场舞转型集体暴走背后隐忧多

暴走,这种运动方式在各地流行起来。不过,在徐州,暴走族每天的活动场面足以惊呆任何一个外地人。在云龙湖周边,每天参与暴走的有上万人,他们组成多则成千、少则几十人的方队,从音乐厅广场出发,穿过云龙湖抵达南三环后折返,一个小时暴走7公里。(7月5日《现代快报》) 暴走族以中老年人居多,成员多是广场舞大妈转型去的。广场舞大妈曾因嗓音扰民等引发数起问题。改行为暴走或许是一种无奈的新选择。但这样的新选择,隐忧可能更多。 集体暴走时带着不少音箱,仍然会带来嗓音,不过是将嗓音污染由固定污染变为动态污染而已,况且,人数规模过大,持续时间过长,和固定污染也差不了多远。 集休暴走还沦为了一些商家的广告手段。报道称,发现,赞助商除一些工业企业外,以医疗、保健类产品居多,一些赞助商甚至担当起组织者,每天派人组织暴走活动。这样的全民健身的集体暴走显然变了味。 占道等就更不用说了,最严重的是集休暴走中还出现了猝死现象。专家就称,不是所有体质的人都适合参加集体暴走。一旦在集体暴走中出现死亡现象,谁来负? 最让人担忧的是,由于人员过多过密聚集,很容易引发群体性事件。如果有暴恐分子或反动敌对势力加以利用,后果简直难以设想。或许是危言耸听,但我们不得不防。 本来,暴走不过是个体行为,无可厚非。但集体暴走,就不再是个体行为,而是一种公众的社会性行为,为此,集体暴走有必要依法规范。 笔者的建议不是修建专门的暴走通道,而是要不断丰富群众文化活动方式和载体,满足人们的多层次精神文化活动需要。 作者:黄道盛

:姬学涛)

婴儿期
电竞
5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