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义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逆世传 第九十三章-拓跋千潇的心事

发布时间:2019-09-25 22:22:40 编辑:笔名

逆世传 第九十三章:拓跋千潇的心事

“喝!”“龙魂”一拳轰过,铁拳上闪爆着火花!

“切!”“轩辕剑雨”冷笑一声,右掌一翻,也是一团紫色雷霆出现掌中,眼神一凌,噼里啪啦地轰向“龙魂”!

掌拳相对,“轰”地爆发出一声巨型,一股狂暴无比的能量圈出现,掀飞了靠近的众人!

“哈哈,痛快!”“轩辕剑雨”哈哈大笑。

“你就痛快了,我们就不痛快了!”壮汉揉着摔得鼻青脸肿的脸,囔囔着。

“这里太了,我们去天上去打?”中年人提出了一个让众人都喜笑颜开的办法。

“好啊!”“轩辕剑雨”爽快回答。

“呼”地一声,两人同时飞上高空,壮汉抹了抹汗,轻松地站了起来。

“好了,你们都先回去吧,明天再继续测试!”壮汉开口。

陆陆续续的,那些学生都离开了,现场就只剩下壮汉和扶着南宫雪的拓跋千潇了。

“你们怎么不走?”壮汉疑惑。

“我们要等他。”拓跋千潇指指天空。

“那你们要心啦,我先走了。”

“嗯。”拓跋千潇头。

壮汉疑惑地看了眼南宫雪和拓跋千潇,独自离开了。

“轰轰砰砰”的声音不断响彻于高空,云层中闪电不断飞窜,偶尔还有紫色的闪光划破天际!

“龙魂”和“轩辕剑雨”随时间推移战斗地越加激烈,毫无战斗久了的疲劳!

至于真正的龙魂,还在潜心修炼着!

右臂的经脉已经足足扩大了三圈,也比之前坚韧了几倍之多!

可离爆发三重劲力的境界还差很多!

龙魂紧皱眉头,郁郁寡欢中。

这里的元气已经不能再帮助他扩大经脉了!就像修炼一途遇到瓶颈,急需突破一样。

这里的元力已经不能再助他扩大经脉了!

无奈地站起身,龙魂逛着这个极像一个世界的丹田紫府。

不经意间,龙魂逛到了那个自己第一次进来的地方。

一本古书悬浮于空,旁边还有着一块蓝色水晶块!

“上次来到这里,我翻不开这本书,这次应该可以了吧?”龙魂苦笑,走到古书之前,轻轻握住。

怀着丝丝好奇与期待,龙魂翻开了古书。

玄奥的文字记载在那暗黄的牛皮纸上

逆世传  第九十三章-拓跋千潇的心事

,发出淡淡的荧光。

玄古九剑!

一剑锁封喉,二剑破山河,三剑屠万仙,四剑灭天地,五剑造混沌,六剑……

“咦,后面怎么没了?”龙魂连翻几页,却不见半文字!

一剑锁封喉?龙魂看着那第一剑的介绍。

以瞬间之力,挥出上百虚剑,却一剑之真,直锁封喉!

不知为何,龙魂竟能看懂那段玄奥无比的符号,并且将它翻译了出来。

“这个招式不错!”龙魂立马来了精神,顺着介绍读下。

翻过一页,一把剑图案出现,龙魂了下去。

瞬间,面前的景象变了,变得一片混沌,一个人影站立虚空,手中执着一把长剑!

忽然,他眼神一凌,挥动手中长剑,仅瞬间他的周身就都是剑影!

他挥动地越来越快,仿佛天地间都全是剑!不久,整个混沌空间就已经布满了剑!

天空是密密麻麻的剑,地也是密密麻麻的剑,四周全都是剑!有短剑,长剑,剑,断剑,只要是剑,这里都有!

周围的剑都发出凌厉的气息,龙魂感觉自己似乎被万剑刺中,那股凌厉到极的气息促使他想要离开!

可他没有哪怕移动一步,他觉得,这是一个考验,要是自己承受不住这个考验,就将没有资格学习这个剑法!

周围各剑的威势越来越强,剑气也越加凌厉,隐隐间还带着一股藐视天地的气息!

时间已过了半炷香,周围已经没有一丝黑色了,有的只是一把把各式各样的剑!

龙魂的嘴角已经有鲜血渗出,他已经开始承受不住剑气的冲击了!

虚影挥动剑速越来越快,到最后到了极致,看上去就像停止了一样!

“啊!”龙魂大吼,突然间他感觉所有的剑都把剑尖对准了他,那超脱天地气息的凌厉剑气刺向自己,脑袋就像要炸裂开般剧痛!而且浑身上下都疼,那是剑气直刺灵魂!

这还不是最可怕地地方,真正可怕的是龙魂觉得似乎所有的剑都刺进了自己的体内,痛得彻骨,痛得无以复加!那是直至灵魂深处的痛!

龙魂额头眉心处一滴滴鲜艳的鲜血渗出,那是透明的灵魂留出了灵魂之血!

“啊啊啊啊啊!”龙魂倒在了地上,仅存有一丝微弱的气息!

周围的剑的所有剑气消失,所有的剑渐渐淡泊,直至最后彻底消失,全部化为了一股精纯的力量融合在了一起化成了五把剑,各两把融进龙魂左右臂胳膊处,剩下的一把透亮异常的剑融进了龙魂的眉心处!

人影似乎露出了一丝微笑,又再开始挥动手中虚剑,只是这次缓慢至极!

龙魂死命地半睁着眼,咬着自己的舌尖,不让自己昏迷过去,就这么静静地看着虚影挥剑。

不知过了多久,似是一个世纪,却又似一瞬间,当虚影挥完最后一剑之时,龙魂就闭上了双眼,沉沉地昏了过去!

外面的“龙魂”,早已和“轩辕剑雨”斗得不可开交!

你来我往,要么就是“龙魂”急退,要么就是“轩辕剑雨”被轰退,要么就是两人被对轰爆发的气劲给炸退,又疾冲向对方,厮杀在一起!

“雪儿,你知道吗?”下方的拓跋千潇等得无聊,便和昏迷的南宫雪开口述起来自己的心事。

“那天傍晚,啊魂他偷偷出了去,还轻吻了你一下,那时我就郁闷了,是不是我长得太丑了!”拓跋千潇苦笑着。

“可我的内心知道,在别人眼里,我是个与你齐肩的绝世美人,可在啊魂的心里,我就是个认识的女孩而已。”

“我也想过要作贱自己获得他,可我知道,我不管怎么做,都获得不了他的心的!”拓跋千潇流着泪。

“一开始我只是对他好奇,好奇他为什么那么强!”

“别人,一个女孩对一个男孩好奇,十有**会爱上这个男孩。可我不信!”

“后来,我接到父亲命令,他要我跟在啊魂身边,要我调查出他的身世以及身份!”

“我那时对啊魂的好奇心更重了,心想他一个那般慒慒无知的无耻少年怎么会引起父亲这些学院高层的重视。”

“本来我还有抗拒,毕竟作为卧底,要是我那天被他算计,被他强行推倒了的话,我岂不是要后悔一辈子?我是不是很傻?”拓跋千潇问着南宫雪。

这时,南宫雪也醒了过来,一声不吭地拓跋千潇的述。

“后来,我忍不住内心好奇的煎熬,还是来到了啊魂的身边。”拓跋千潇急需着,“后来我成功地留在了你们的身边,并取得了啊魂的信任!一开始我对他处处留心防备,可后面知道他对我没有非分之想,也就是他根本不喜欢我,不知为什么我那时又有着淡淡的失落!”

“那你喜欢他可以和他啊!”南宫雪开口。

“呵呵!我想他也知道我喜欢他,只是在装傻而已!”拓跋千潇摇摇头,“而且没有一个女人愿意与别人分享自己的男人!”

“第一,我们是女孩,第二,龙魂是男孩……”南宫雪想要缓解下气氛。

“其实我真的很喜欢龙魂的,只是他根本不会喜欢我的,虽然他也喜欢美女,但不是对你的那一种!”拓跋千潇继续吐诉着心事,“他对你是一见钟情,一开始我本来以为这种感情不会持续很久的,可随时间推移,你们之间的感情越来越深,这从龙魂刚才奋不顾身推开你就可以知道,他完全有实力自己避开的!”

“可你……”

“你放心,我不会横刀夺爱的,我只是会留在你们的身边,默默地看着他。”拓跋千潇擦去眼角泪水,强行挤出一丝笑容。

“唉!”南宫雪一声叹息。

“对了,啊魂呢?”南宫雪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急忙抓住拓跋千潇双臂,毫无平时淑女形象。

“呐!”拓跋千潇手指天空。

“那好吧,我们回去吧。”南宫雪如获大释,急急忙地拉住拓跋千潇。

“你不担心?”拓跋千潇问。

“干嘛要担心啊?他龙精虎猛地,一会就回来了。”南宫雪故作轻松道。

“随便啦!”拓跋千潇哈哈一笑,跟着南宫雪走在回去的路上,可她却没注意到南宫雪转过头的瞬间流下的眼泪!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患者评价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评价如何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网友评价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的全部评价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的网友评价